法律

两会说的人工智能在医疗领域有哪些应用

2019-01-11 15:53:2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随着人工智能的不断发展,智能设备在某些特定领域表现出来的能力越来越显现出人类所无法比拟的优势。在今年的两会上,李克强总理将人工智能的研发与应用首次写进了政府工作报告,雷军等人更是提议将人工智能纳入国家发展战略。因此在大多数人心目中,智能化已是一个无法阻挡的趋势。

事实上人工智能医疗设备的发展和应用早已经默默领跑很多年了。而且人工智能医疗设备在全球的应用也已经有了长足的实践,取得了极为瞩目的成就。就拿达芬奇手术机器人来说,截止2016年上半年,全球共完成达芬奇手术300万例,其中2015年全球共65.2万例,同比增长14%。2016年上半年全球达芬奇手术案例增长幅度大约为16%,美国之外的增长幅度大约为23%。

下面我们通过目前处于人工智能前沿的手术医生、智能诊断两大领域分别来看看达芬奇智能机器人、中国迈瑞的“智能监护解决方案”以及IBM的沃森机器人的诊疗案例来了解一下它们是如何为患者服务的。

达芬奇机器人——手术、小切口代替大切口!

崔女士已经48岁,2016年3月发现有阴道出血的症状,半年后到附近医院做了子宫内膜及子宫颈切片检查,没想到被确诊为子宫内膜癌。

针对崔女士当地医生的建议是马上进行手术切除。年纪较大的崔女士害怕动刀出血,根本不想进行开刀手术。她在上搜索更好的治疗方式时,看到了关于香港达芬奇手术机器人的介绍。据顾问m介绍,达芬奇手术借助自动机械臂、内视镜、摄影显示器等先进仪器设备,我们只需通过数个小切口或身体的天然开口(例如口腔或/及肛门),便能把内视镜及各种微小精细的仪器放入体内进行手术,从而代替需要大切口才能完成的传统手术。由于仪器较为精确,因此能减少手术所带来的创伤及出血量,病人在术后更快康复,亦可以较早出院,留下疤痕、伤口痛楚及感染的机会同样大大减少。

崔女士决定前往香港试一试。在香港养和医院,m为她进行了更详细的MRI检查,发现其癌细胞并未侵犯到子宫颈及骨盆腔,仅需手术切除全子宫及双侧和主动脉旁淋巴腺摘除,术后仅需追踪治疗。

第二天,崔女士就接受达芬奇手术。m在崔女士腹部开了5个比五毛硬币还小的小洞,开始切除肿瘤,将近三小时的治疗,只出血10cc。术后,崔女士原以为自己还需要打止痛针、吃止痛药,然而实际上并没有!做完手术的她恢复迅速,隔天就可以下床走动。

又过了两天,m确认崔女士的身体状况已经可以出院,并嘱咐崔女士按时服用指定的药物并定期检查,港安健康也会协助他跟踪观察,让崔女士不用过于担心。虽然对治疗成功十分欣喜,但崔女士自己还是感到难以置信:这样就做完手术了?没有任何疼痛,甚至手术切口也将近消失不见!

迈瑞智能监护系统——有力的参数,更强的决策信心!

图卢兹大学医院是法国的公立医院,其拥有14个医疗中心,2880张床位。医院每年能为230,000名患者提供住院治疗,门诊接诊量更达660,000人次。

该院ICU主要接诊大量创伤及术后为重症患者。科室致力于让患者在ICU得到更加全面的监护、更加舒适的康复环境,与此同时用更高效的方式,降低ICU医护人员的疲惫,从而为病人提供更好的呵护。对于他们而言,提高ICU的生活质量重要的手段之一就是使用的病人监护系统。

许多转至ICU的病人,病情复杂且情况危重,临床医生需要更加高效的获得有帮助的参数从而诊断病情。卢兹大学医院ICU主任医师Beatrice Riu博士谈到迈瑞BeneVision N22监护仪所能提供的参数分析是科室选择迈瑞的重要原因。比起普通监护仪,迈瑞BeneVision N22的多参数联合分析及血流动力学分析等智能化工具,为医生提供有力的诊疗支持,从而拥有更强的决策信心。卢兹大学医院ICU主任医师Beatrice Riu博士举例说道:“比如在为多发伤患者和脑病患者进行治疗时,我们需要使用颅内压力传感器和脑电图对这些患者进行监护。我们也会对病人使用热稀释法的PiCCO进行血流动力学监护,而这一切都可以通过BeneVisionN22来做到。”

同时,迈瑞BeneVisionN22直观的操作、图形化的显示让医护人员们能够高效的获得信息,同时在数据的记录上,BeneVesion监护系统能够让医护人员们彻底做到无纸化操作,病人所有数据都联到系统中,减少误差的同时,把更多时间还给病人。图卢兹大学医院ICU护士长Mme Carole Haubertion女士谈到:“BeneVesion系统非常易用,因为它能够很直观地显示数据,操作起来也特别容易。我们不必再花费大量的时间为护理团队进行培训。”

IBM沃森机器人——10秒出癌症诊疗方案

2017年2月4日,世界癌症日。沃森医生来到天津市第三中心医院参与为癌症患者举行的义诊,患者从城市的四面八方慕名而来。对这些四处奔走求医问药的癌症患者来说,也许,机器人医生能带来奇迹。这是机器人医生沃森次在中国“出诊”,它的身份是现场5位人类主任医生的机器人助手,这些人类医生分别来自肿瘤科、普外科、心胸外科、妇科等科室。

有多年肿瘤临床经验的吴尘轩主任在和沃森一起为一位胃癌局部晚期患者做诊断时,吴主任一边思考,一边把病理数据“讲述”给电脑里的助手沃森,包括治疗史、分期特征、转移位点、危重病情况等。沃森医生“思考”了不到10秒钟,在电脑屏幕上开出了一张详细的西医诊疗方案分析单。“通过化疗将肿瘤缩小后再进行手术。”吴尘轩点了点头,指着电脑屏幕上的分析单上闪烁着绿色的条目说,“这是沃森提供给医生参考的诊疗方案,跟我的判断完全一致。”

不同的是,吴尘轩依据的是自己多年临床诊断的经验,而沃森依据的是目前全球范围内对相关病例的大数据分析。与此同时,沃森还列出了详细的用药、治疗建议、参考文献全文等。”

短短2个小时,在沃森医生的协助下,20多位患有胃癌、肺癌、直肠癌、结肠癌、乳腺癌和宫颈癌的患者获得了诊疗方案。与人类医生相比,沃森的反应之快令人惊叹,“大大提高了诊疗效率。”吴尘轩说,沃森的分析单中还同时标示出了橙色和红色的部分,分别代表谨慎使用和不推荐使用,“甚至能比人类医生考虑得更全面,把风险降到。”

智能化医疗器械将为人类带来更完善的健康呵护

如果IBM的“沃森医生”是人工智能的“肿瘤专家”,直觉外科的达芬奇手术机器人是人工智能的“手术医生”,那么迈瑞的“智能化监护解决方案”则是人工智能的“智能诊断助手”,在ICU、手术室等核心科室为专家提供更多的诊断决策依据。

通过以上案例,我们能够发现,人工智能医疗器械未来的终方向一定是智能化,而研发的不断投入也会朝着这一方向前进。我们有理由相信医疗器械的智能化发展能为人类带来更大的福祉,能让更多的人感受到科技进步为生命带来的健康呵护。

星力捕鱼
公路护栏网
打鱼下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