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奇葩说第五年竞技辩论变成胡搅蛮缠0

2019-01-11 17:14:44

导读:尽管《奇葩说》一直在不断的调整节目结构,也加入了正当红的段子手李诞吸引人气,近两期的辩题上也找回了些许过去的味道。但就评分、流量以及话题感,颓势的确难以避免。

新一季《奇葩说》已经播了6期了。

从诞生之初的一个尝试到成为现象级的综,《奇葩说》已经是一个成熟的节目,已经没办法以新鲜感来吸引观众了。

于是第五季预示着《奇葩说》改变的一年。在之前第五季发布的宣传片中,节目组自己就基本把综N代可能会面临的问题全点了出来——IP老化、流量下滑、评分狂掉。

那么在的一季中他们改变了什么呢?增加了新老奇葩的生死淘汰赛,但辩题和观点却大不如前。

强劲专业如《我是歌手》也好,掀起年轻人追捧的《奇葩说》也罢,一届不如一届,可能是综N代回天无力必须要面对的现实,而这种无力回天里隐藏了很多的不可抗因素。

距离上一季,《奇葩说》已经阔别一年零三个月之久,而这一年多时间里,观众有了太多的选择。

尽管《奇葩说》一直在不断的调整节目结构,也加入了正当红的段子手李诞吸引人气,近两期的辩题上也找回了些许过去的味道。但就评分、流量以及话题感,颓势的确难以避免。

对米未来说,放弃《奇葩说》当然是不可能的,目前米未还没有竞争力相近的内容产品。但是如何将这一品牌的竞争力继续延续下去,《奇葩说》还在寻找答案。

秀才遇到兵,

竞技辩论变成胡搅蛮缠?

作为90后忠实观众,数娱君从那句“请在90后的陪同下观看”入坑,第五季那个充满自我反省的预告片也吊足了胃口。

抛去直接分队辩论开场,新一季《奇葩说》增加了高端海选环节——新老奇葩的生死淘汰赛。本来这个环节是为了增加看点而设置的,但就前两期的效果而言,由于辩题本身缺少新意,新的环节看点没见增加,愣是把辩论变成了吵架。

想想看,上次讨论“红包能不能代替礼物”的时候,青春年幼的TFboys还唱着“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讨论“混的一般要不要去参加同学会”的时候,吴秀波也还是魅力值up的大叔人设。

“房本上要不要加名字”这样的热点辩题没能说出朵花来,熬到第四期“键盘侠到底算不算侠”总算扳回了一点,可转眼又打回了“恋爱中有其他追求者,要不要告诉另一半”这样的老生常谈。

还记着此前概念宣传片里,“年过四季”的《奇葩说》病入膏肓躺着床上,“你这个情况跟三年前根本没办法比。”医生斩钉截铁地给出诊断。

在放弃与抢救之间,想活下去,《奇葩说》第五季就必须要有改变,所以就变成了全国综艺大全。

开场的赵镭老师,他努力向综艺《春节联欢晚会》致敬,那一个个作古的络顺口溜和尴尬的强行押韵,仿佛刚从隔壁《新说唱》的录影棚过来。

而真正从说唱组来的两位rapper,对上了输出全靠吼的赵美蓉老师,配上毕姥爷的开场白,一秒就能变成星光大道的现场。

出于政策限制,观众能理解生存欲下的内容调整,也难奢求早期具备思想深度的观点,但就连基本的辩论这个动作都愣是变成了“我声大,我有理”“我委屈,我会哭”的胡搅蛮缠,实在让人给不出好评。

对于辩论综艺而言,“秀才遇到兵”本是充满戏剧性的好设定。“秀才”有理有据,温和坚定;“大兵”观点凌厉,嚯嚯有风,可“我不听,我不懂,我不回答”却只能让人联想到泼妇骂街。

回到之前病入膏肓的预告片,对走到五季的《奇葩说》而言,作出改变,不一定能力挽狂澜,但不做任何改变,势必会颓。第五季的《奇葩说》目的很明确,解开自己毒疮,调整和改变,死磕说话到底。

节目组的确为求生做出了努力。比如他们请到了《奇葩说》头号“黑粉”李诞以及北大红教授薛兆丰,一个是没半点正经的调皮后生,“胡说八道”的段子手;另一个则是一脸冷静,理智有条理的北大教授,这可能是家长会才能见到的配置。

同时,新增加的1v1开杆环节中加入了不少出身名校的专业级辩论选手,《奇葩说》不再只是撒泼怒吼派的天下,理性客观派为观众展示了真正的“学院风”辩论。在参加的人群上拓展了圈层,让更多人有了发声的机会。

而从熊浩、詹青云等专业选手在首期节目中收获的赞同与热度来看,大家真正买帐的,从来就不是花里胡哨的节目包装,也不是错综复杂的赛制,而是节目内核的东西——唱歌节目比唱歌、篮球节目比篮球,辩论节目就应该是硬碰硬的拼辩论的技术。

第二期颜如晶的结尾绝杀,多少让我们找回了曾经那种突然兴奋的感觉。奇葩说吸引人的不就是峰回路转的智力碾压竞技,那些千钧一发出现转机、毫无退路逢凶化吉的绝杀才是这个节目真正的魅力所在。

奇葩数量有限,综竞争激烈

沉浸综艺节目多年的米未团队怎么会不知道改革的迫切性。

做到第五季,《奇葩说》头上高悬审查之剑,议题的操作空间明显受到限制,老奇葩离开,新奇葩无法挑起大梁。此外,外部竞争中,对手更多更强更奇葩,等等问题都在考验着《奇葩说》的续航能力。

注新血显然是优先的选择,所以,老将离场是必然的趋势,没有任何一个运动员是不会退役的。姜思达离开米未,范湉湉转型实现初做演员的梦想。

虽然颜如晶、陈铭等老奇葩仍旧还在场内,但就前6期而言,节目要注心血的决心不下。老奇葩离场,新奇葩上台,历史的车轮滚滚而去。

当然,如果从另一个角度出发来看,老奇葩既不完全离场,但也不上场,是进可攻退可守的考量。新奇葩不行,还有老奇葩来救场,新奇葩行,则可以培养成为另一季的老奇葩,铁打的擂台流水的人才。

米未CCO牟頔在媒体采访中说要“找回四年前的我们。”这件事情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可太难了。怎么理解四年前的《奇葩说》——打破常规的另类,比如早的肖骁。

可走到第五季,另类如肖骁也只能去学辩论技巧去学为人处事,然后从一个真的另类变成了一个伪另类,还记得季海选高晓松立刻给肖骁的晋级评价吗?这是真奇葩。

而对于米未而言,当然不可能单靠一款节目来闯天下。所以,米未不断在尝试拓展内容节目,同时马不停蹄孵化艺人、成立控股子公司,米未也很清楚,必须在不同的战略维度修建起护城河。

但除了《奇葩说》顽强拼搏之外,其它节目都没有多大水花。《拜拜啦肉肉》悄无声息、《饭局的诱惑》眼瞅着没了下文、马薇薇主持大局的《黑白星球》下架整改。

艺人经纪方面也不明朗,姜思达离开米未,马薇薇、肖骁、邱晨等还没有在《奇葩说》之外的土壤开花结果。

综市场风起云涌,江山代有才人出,过去的4到5年间,综站在广电改革的肩膀上,效率很高,当季头牌都可圈可点,原创性可能还稍差,但色相已经基本能看了。

这样的竞争不仅仅是在络综艺之间。在络综艺突飞猛进的情况下,即便是有能力同时操盘多档电视综艺的灿星也不得不面临估值下降的事实。

拓展项目不景气,单就节目内容而言,米未与追赶者的身位已经不是2016年的距离。后来者已经入场,并牢牢占据着份额,在尚无优势的情况下,《奇葩说》的表现如何对于米未来讲相当关键。

赤芍苗
CPU回收
凤凰大厅房卡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