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

从互联网到互联网华文媒体面临的机遇与挑战

2019-04-11 00:01:3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从“+互联”到“互联+” 华文媒体面临的机遇与挑战

作者:未知 来源:贵州

从传统媒体到络媒体,然后自媒体加入、APP出现以互联、云计算、大数据为核心的全联接技术正深刻影响着传媒行业,引领传统媒体加速向全媒体变革,全媒体时代正扑面而来。8月22日,第八届世界华文传媒论坛高端论坛在贵阳举行,围绕从+互联到互联+这个话题,高层人士进行了精彩对话,深入探讨华文媒体面临的机遇与挑战。

香港凤凰卫视董事局主席刘长乐:传统媒体的转型才刚起步

目前,新媒体正在中国崛起。我们有数字显示,目前华人在海外总人数已经增加到6500多万,这相当于是德国和意大利人口的总和,这样庞大的华人海外群体不可小觑。第二,华人地位已经今非昔比,华人的参政欲望越来越强烈,在其他的国家有很多的华人已经在政治上占据了重要或者是次要的地位。第三,华人财富也受到世界瞩目。根据公布的全球财富榜来看,华人富豪比例越来越高,财富达到12万亿元,相当于韩国年度GDP总和的1.5倍,俄罗斯年度GDP总和。另外,作为华文媒体,在数量和质量上都有了巨大的提升。

尽管如此,在海内外,媒体还是遇到了来自互联的巨大挑战。互联是1969年出现,应用于民是在1983年。今年是互联进入中国21年,但仅仅是21年时间,互联给中国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媒体的角度来看,互联给媒体带来的影响是空前的,是颠覆性的。

我们已经看到,现在传统媒体哀鸿遍野。据了解,北京的纸媒去年几乎是全部亏损,只有一家赚钱,今年上半年,赚钱的这家媒体收入狂跌46%。而电视媒体也遇到了同样的挑战。凤凰卫视的电视媒体在今年上半年收入下跌29%。

这是一种趋势,这种趋势使我们看到互联+不是你同意不同意、赞成不赞成的问题,而是你死我活的事。所以第八届世界华文传媒论坛把高端论坛聚焦在这个问题上,非常有紧迫性、非常有针对性,非常及时。

谈到互联+和+互联,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互联+是一个从思维模式到运营模式的融合叠加,所以互联+是我们追求的目标。但是+互联也是一个必经的过程,+互联本身是一个信息过程,包括硬件的储备、数字数据的提取这些基本设施的投入和设立。

凤凰集团包括凤凰在业界已经有一定口碑,全媒体做得很好。但我对凤凰卫视互联和传统媒体的整合是非常不满意的,和我想象中有着很大的差距。因此谈到互联+和+互联,在传统媒体的演变过程中,究竟进展到什么程度,我想可以准确地讲,仅仅是开端。

中国社社长章新新:在互联+时代,媒体需要媒介融合式发展

自1815年早的海外华文报刊诞生后,海外华文媒体始终与中华文化、中华民族的起落沉浮相随相伴,中华文化成为海外华文媒体发展的内生动力;同时,海外华文媒体在数代人的努力下,也逐步成为了所在国多元文化中族裔文化的窗口,扎根华人社会、服务当地民众,成为海外华文媒体的生存发展之道。

200年过去了,当下我们进入互联+的时代。媒体形态正在变迁,信息传播的载体、主体和内容都发生了颠覆性的变化,每个个体所接受的信息比任何一个时代都更加充分、更加多元,也更多自主。我们看到,许多海外华文媒体已经形成站+移动端+社交的媒体传播模式,以覆盖不同受众人群。各媒体的发展也正遵循着传播规律和新兴媒体发展规律两个规律在运行。

但是坦率地说,新媒体的发展模式存在不确定性。我们在互联+时代怎么能够走得更远,现在需要一个新的模型就是媒介融合模型。这个融合不是一个简单的多元性发展,也不是简单的加减法,这个融合可能是一次革命。前不久国内的知名媒体人民在深圳专门举行了媒体融合的研讨会。在研讨会上,人民也对互联+时代下的媒体发展提供非常多的思路,他们对如何解决资本力量和人才问题的想法,让我们可以受到启发。

现在,为了直面挑战、抓住机遇,中国社将开放全球服务,并通过此次论坛和世界华文传媒合作联盟为海外华文媒体提供更多的优质服务,促进与海外华文媒体的资源互动、推动海外华文媒体与中国内地传媒界的合作,共同迎来华文媒体大发展、大繁荣的下一个百年。

法国《欧洲时报》传媒集团总裁张晓贝:互联时代下传统媒体的变与不变

我认为与其说当前媒体面对的是互联时代,更应该说是大数据时代。现在在海内外媒体中,除了纸媒、广播、电视之外,更有大量络媒体出现。当前,传统媒体面对很大挑战,但我认为在面对竞争压力的同时,媒体也要保持乐观,当整体的财富蛋糕是固定的情况下,新媒体和络的大量涌现必然带来媒体界、财富界的重新洗牌,如何从传统媒体向新媒体发展就显得尤为重要。

《欧洲时报》原来是一家平面媒体北方基因
,但是在近几年,在互联快速发展的同时,我们的纸媒也在积极发展。我们从一份砂浆搅拌机
,发展到拥有一份、一份周刊,现在拥有了一份、五份周刊,到年底我们可能有一份、七份周刊,还将有月刊、季刊,也就是说纸媒依然有发展的空间和余地。

我认为,我们不能只守住纸媒,也要守住当前互联+的时代,要向全媒体转化。所以在发展纸媒的过程中,同样也做互联新媒体。现在,我们有两个站、两个微博、六个号,到年底,我们的公众号可能会发展到十个。同样,我们也在做络电视,与传统电视不同,这种络电视采取的是微视频的方式。

在当前的社会发展进程中,媒体一定要找准自己的位置香油批发厂家
,在海外做媒体,它有变也有不变。不变的是我们的职责、我们的使命、我们的担当。做媒体一定要守住我们自己的底线,如果放弃了底线,我们就没有生存的基础,也没有任何意义了。但是也有要变的,我们的思维方式要转变,因为互联实际上是媒体与受众关系的转变。可能过去媒体是高高在上的,受众获得的信息取决于媒体公布的信息。但现在情况发生了改变,互联时代下,时间、地域的限制被打破,对传统媒体的保护也大大减弱了。

同时,现在知识产权保护法并没有保护资讯,媒体的任何一条资讯,都有可能在几分钟之后就变成别人的资讯。这样给我们媒体带来很大的困扰,一方面是收入的减少,一方面是新媒体可以抄袭,传统媒体在上花的力度越大可能亏损得就越大。这是当前所有传统媒体面临的共同问题,不做新媒体不行,但是新媒体的盈利模式在哪里?现在这个问题还没有找到解决的办法。所以大家实际上还是在分享原来传统媒体的大饼,现下线上都在分享广告这块蛋糕。当然,阿里巴巴、腾讯、百度等大型互联公司在依托技术的基础上,有其自身的盈利模式通过搭建平台让大家来唱戏,大家唱得越多,他们收入也就越多。

我相信作为传统媒体,只要找准定位,发挥自身影响力,就有生存的基础。在多元时代,传统媒体必须用全媒体形式满足不同受众和不同需求。传统媒体要放下架子,真正用心去满足用户的需求,只要有需求就有市场。

马来西亚世界华文媒体集团执行主席、《明报》集团执行主席张晓卿:华文媒体需合作互惠 共同推进中华文化传播

随着中国崛起的国力和拥有的雄厚经济实力,华文媒体遇到了向世界传播中华文化的时刻。对此,中国应该以大国、以高瞻远瞩的姿态,通过现代科技手段,包括利用互联科技大数据发展的途径,把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思想,把历久不衰的中华精神推向世界,形成中华文化的国际影响力。

中华思想文化不仅仅是民族的精神文明,也是世界文明继往开来的资源和力量。中国要取得真正有利的外权,树立大国强国姿态,应该与海外华文媒体在时代的新起点上,达成合作互惠的合作模式,以增强文化的创造,并注入文化复兴的魄力。

对中国来说,中国跟海外华文媒体联手共建文化生态链是一个历史任务。中国跨入互联+时代、新经济时代,对文化软实力影响深远。中华文化博大精深、魅力无限,如果海外华文媒体能够持续在互联和数码科技方面进行创新,后起直追,建立多元的传播平台,就可以协助中华文化进行有效传播。

今天是一个讲究互联思维的时代,这个时代离不开强调平等、开放、协作、分享的精神。从互联审视的角度来看,抓住用户和市场,建立数据库和生态链不是急功近利的短线投资。所以,海外华文媒体是共同推进中华民族文化势力的合作伙伴,因为它能够在不同的地域、不同的国情、不同的环境生态下取得影响,扩大实效。

已经具备强大经济资源条件和技术规模的海外华文媒体,更应该考虑如何在这方面以互助思维,以先互助先支撑的模式,建立合作,彼此共同成长壮大,这样才可以快速建构起中华思想文化的传播链,让中国走向世界,让世界了解中国。

美国美南报业电视集团董事长李蔚华:互联一步步接管世界,媒体决战场将会是在上

上个世纪利润可观的世界媒体行业,发展到今天却面临自身生存挑战。有136年历史的《华盛顿邮报》以2.5亿美元转手,进一步昭示了互联冲击下传统纸媒的全面衰落。互联正一步步接管世界,这是华文媒体必须适应的时代潮流,亦是自身发展的难得机遇。互联+时代,华文媒体需要依托内容、渠道、服务多位一体的全媒体操作模式,在日渐萎缩的传统受众中寻找新的增长点。

在这里,我对海外华文媒体的发展提出三点建议:海外华文媒体要注意多角经营,不要仅仅依靠广告的收益,我们可以拓展如印刷等内容的多方位经营业务。同时,我们办媒体还必须要接地气,也就是融入当地的政治文化生活,与社区联办活动,参与热门话题的讨论,甚至在选举中帮助候选人发表演说。此外,我们要学会利用新媒介实现廉价的有效传播,以提高自身影响力。大家可以看到,现在人们的阅读模式已经从传统媒体上转移到了APP软件上。像是YouTube和Facebook这些APP软件,很多人的上都有下载并时常运用。因此,媒体的决战场将会是在APP客户的争夺上。目前美国美南报业电视集团就在利用YouTube平台24小时转播自己生产的传媒产品内容。

我希望,在美国的海外华文媒体经营者可以扮演好中美之间文化、经贸、教育等方面的交流桥梁的角色,让我们与国际同行展开更加广泛业务的合作,抓住世界对中国经济崛起和社会发展的关注来实现自身媒体多元化、数字化转型与发展。

台湾《旺报》总王绰中:在转型过程中,传统媒体要成为优质的内容提供者

传统媒体尝试新媒体,一些BAT的主管告诉我你们不要做,为什么?从当前来看,任何传统媒体尝试新媒体都没有成功的案例,同时,越是办得好的传统媒体,要转型办新媒体或尝试办新媒体,基本上都是失败的。虽然得到了这些忠告,但是我们仍然已经成立并开始尝试新媒体。

2000年以后,我们面临非常大的压力,就是互联的兴起对传统媒体形成冲击,传统媒体到今年上半年广告衰落30%。这些年,互联对我们的冲击逐渐增大,面对冲击,我们收购了中天电视等媒体,并从2000年开始面对转型期。在转型中,我们的想法是:要成为一个优质的内容提供者。

如何理解传统媒体转型?以养猪的概念来解释,过去我们做传统媒体、做电视就像养猪户一样,把猪养大之后,本身却没有获得很大的利润,却让肉品加工业、经销商等赚钱了,现在我们成立新媒体中心,就是希望自己来加工,以增加盈利。

但在当前,自媒体的出现又带来了新的挑战。如在台湾风灾中,自媒体、互联已经将的实时信息发布出来,传统媒体才姗姗来迟。近,一个读书的公众号获得了300万风投,而这个公众号是几个80后年轻人创办的。它的盈利模式如何创造?这也是传统媒体转型中会遇到的问题。这个公众号有200多万爱读书的用户,有品牌作为广告商,而且他自己也出书。过去我们要建构一个平台,必须要花非常大的投入,但是现在互联时代,一般的民众、甚至老百姓都可以利用互联创造自身的盈利模式。所以,作为传统媒体,我们的优势在于,在转型过程中能够提供好的媒体内容。

我们总是在说,传统媒体面对新媒体的时候,就像在弯道超车,虽然很危险但我们必须要创新、要转型。在适应新媒体或者是互联+时代,或者是+互联时代,我们要有创新的动力,同时更要有转型的信心,我相信在转型过程中,我们会有新的挑战,同时也能够顺利面对。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