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江西女子到北京上访遭接济中心看守性侵

2019-01-10 11:56:59

江西女子到北京上访遭接济中心看守性侵

这是访民赵习凤(化名)次被送进久敬庄接济服务中心。她上访3年,来北京十几次,每次都是不吵不闹、安静排队、递上材料、默默离开。因为没有非正常上访过,所以驻京办也不管她,连每次的火车票都是她自己买的。

4月30日,赵习凤次被带进了久敬庄,这里是分流、劝返非正常上访人员的中心。等了几个小时后,她住进了久敬庄14区1排。午夜,惶恐不安的她被安排进了男性工作人员住的房间。又两小时后,一名男性工作人员爬上了她的床。

久敬庄14区1排

5月1日早上,离北京久敬庄接济服务中心几百米远的和义派出所接到报警———一名上访女子凌晨两点多在久敬庄接济中心被“强奸”了。

受害人是赵习凤,今年49岁,江西九江人。

4月30日,赵习凤次被带进久敬庄。这是一个在外界看来充满神秘的地方,从北京南四环大红门桥顺着南苑路往南,过了久敬庄路后继续向南300米,路边左手出现一条路,路向东延伸了100米就戛然而止,穿过一道大门,便到了面向全国的集中劝返分流场所———久敬庄接济服务中心。

按照规定,在北京市进行非正常上访(以下简称非访)的群众,都会被送到久敬庄(以前是马家楼),集中分流劝返。近年来,随着中央三令五申,地方政府和部门在北京公开截访现象大为减少,各地驻京工作人员被要求不得到重点地区和敏感部位劝离接走非访人员,“一律到集中分流场所(久敬庄)进行劝返接回”。

赵习凤本不应被送到这里,按照规定,她不属于非正常上访。

导致这场悲剧的另一个因素是,原籍江西九江的赵习凤被送到了安排南昌非访访民待接点的久敬庄14区1排。

14区1排是南昌驻京办租下的,主要是南昌访民被安排到这里,有时也会有江西其他地市的访民过来,等接人的来了,每晚按200元收钱。

14区1排分为东西两部分,在东,在西,中间以铁门封锁,南昌访民就是住在这东半院。十几平米的院子里一共8个房间,紧靠着大门的101、102两间房打通,是南昌驻京办久敬庄工作组的房间。103住的是访民口中的看守、黑保安,安排给上访人员。

晚上11点多,在101、102办公的南昌驻京办负责久敬庄事务的主任张昭勤走进103房,跟看守曾某和访民姜成武聊了几句,刚好接到九江驻京办的,“我听那个意思,九江的说有个人请张主任帮忙在这边安排下,张主任说好。然后他就安排曾某,说等人来了做好记录,明天交人时记得收200块钱。”姜成武告诉。

午夜12点左右,赵习凤被带到了14区1排。此前,这里刚刚送来了18个南昌访民,屋内人满为患,赵习凤被安排进了103———看守的房间。

凌晨2点半左右,她被同住一屋的看守曾某强奸了。

103房的强奸案

103房当晚住了3个人,看守曾某,赵习凤,和因为企业改制问题上访的南昌市民姜成武。姜成武也是当晚被送来的18名访民之一。

姜成武去年12月上访时就见过曾某,他说曾某大约50岁左右,赣州人,身高一米六到一米六五左右。看起来比较好说话,跟打过交道的访民会主动聊两句。

赵习凤和姜成武的两张床靠近门口,曾某的床位则在里面。还有一张床是另一名看守祥子的,当晚祥子不在,直到早上5、6点钟才回来。

姜成武对南都说:“我问那个女的什么情况,她说她是九江的,儿子在安徽出了车祸,还没死就被送殡仪馆冷冻了。然后那个男的吼了我们,说他几天没睡觉了,叫我们不要吵。”

姜成武睡了一会儿被曾某叫醒,说他打呼噜声音太大,“我就说我去会议室睡”。以前人多住不下时,他在院子西头的会议室睡过。

凌晨3点左右,姜成武被曾叫醒,让他回去睡。回到103,发现赵习凤不在床上,曾某解释说她去上厕所了。

早上7点多,住在106房的万桂林起床洗漱,看到赵习凤神情恍惚地站在门口。“我问那个女的怎么了,她说她一夜没睡。然后就用手指着那个男的(曾某)说,他昨天晚上上了我的床!”

万桂林问赵习凤,你可不要冤枉别人,赵习凤说自己身上还有“那个男人的东西”。

“黑色长裤上有,短裤上也有,精液,都给我们看了。”万桂林说。

在久敬庄接济服务中心14区106房间里,当着万桂林、张红英、郭艳萍、朱玉芳、王三梅等女性访民的面,赵习凤把黑色紧身长裤脱下,所有人都看到了内裤上的遗留斑迹。

据在场5位目击者证实,赵习凤讲述了自己的遭遇,大约凌晨2点半,那个男的爬上了她的床,对她进行了侮辱。事后曾拿出一百元,她没有要。赵习凤极度惊恐,在女厕所一直躲到天亮。

而涉嫌强奸的曾某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刚刚给各个房间送过早饭———三个包子和一碗粥或一个豆浆,此时正在打扫卫生,“我就骂他是畜生,强奸女人,他也不抬头,就回了一句‘她这么老,我会要她?’”万桂林的描述得到了当时在场多位访民的证实。

赵习凤质问曾某,“你敢说你没做?”看到赵习凤指责曾某强奸,已经回到103房的另一名看守祥子“穿着短裤、光着上身”冲过来,一手抓头发,一手锁胸口,就把赵习凤往103里面拖。

祥子姓秦,是多位老访民都熟悉的“黑保安”,王三梅、万桂林等访民都称曾在被安元鼎关押时见过他。安元鼎倒闭后,他继续从事看守、押送访民的工作。

在男性访民帮助和阻拦下,赵习凤逃到了106房。

而据南都调查,就在赵习凤遭遇的前一天,4月30日,江西萍乡访民朱玉芳也被看守曾某调戏。“他说他带我出去买衣服,但他很久没和老婆在一起了,要我陪他。”此后多次跟随朱玉芳,“我去那里,他跟那里。”朱玉芳此后就一直躲着曾某。

“我也没有跟人说,上次我跟萍乡的当官的说,没人管我,这次我就没说。”说起这件事,朱玉芳有些后悔。

鸵鸟价格
脱硫塔
寿光市PVC钢筋套管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