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生

于魁智创作新戏推广京剧一年跑全国37个城

2019-05-22 07:33:3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于魁智创作新戏推广京剧:一年跑全国37个城市

党的十八大代表共2270名。中央提出,党的十八大代表应是共产党员中的分子,在坚持先进性的同时应具有广泛的代表性,要有经济、科技、政法、教育、文化、卫生、体育等各方面的代表。

文化是一个民族的血脉,是人民的精神家园。文化领域的代表,因工作的特殊性,他们中有大腕,有名角。但在十八大上,他们只是一名普通的党员,是一名履职的党代会代表。

杨凤一北方昆曲剧院院长

保护培养后备力量

目前全国从事昆曲行业的队伍约有800多人,比“熊猫”还珍贵,保护和培养昆曲的后备力量是当务之急。

2009年担任北方昆曲剧院(以下简称北昆)院长以来,杨凤一都在想尽一切方法为演员们谋福利。“年轻演员们太辛苦、收入太低了,处在结婚的年龄段,1500多元的工资,怎么能留住人才?”杨凤一说。据悉,目前全国从事昆曲行业的队伍约有800多人,比“熊猫”还珍贵,保护和培养昆曲的后备力量是当务之急。

对于昆曲,北京市文化局有特殊照顾——演出所挣收入,政府补贴同等的金额。因此,演出越多,补贴就越多。由于积极开拓演出市场,杨凤一当院长的年,北昆就基本扭转了以往演出“只赔不挣”的局面,几乎每场都能实现盈利。

2010年全年,北昆演出了365场昆曲,盈利600万元,这在历史上都是没有过的。剧院在收获社会效益的同时,一批年轻演员也得到了锻炼、提高了收入,形成了很好的良性循环。

2011年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昆曲艺术为“人类口述和非物质遗产”10周年纪念,那一年北昆在国内外举办了多场演出。

对于文化体制改革,杨凤一认为,并不是简单的事业单位企业化或者加上“有限公司”的名字。首要的是改变人们的意识、理念,要有文化的自觉自省,要调动从业者的积极性。

北昆并没有加入改制的队列,但是杨凤一坦陈,她一直在探讨一种“事业身份、企业化管理”的模式。“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因为事业体制的局限,在用人、引进社会资金等方面,时常有一种被绑住手脚的感觉。

杨凤一表示,这就要继承原汁原味的传统剧,同时创造现代人能接受的作品。

于魁智国家京剧院副院长

老代表为国粹奔走

我认为大于光荣,如何让国粹京剧等传统艺术继续传承下去,是我们必须继续思考的。

于魁智是我国着名京剧表演艺术家。现任中国国家京剧院副院长兼艺术指导,是中国共产党第十六大、十七大、十八大代表。

因长期在基层工作,几十年来为了更好地推广中国京剧,于魁智做了很多思考和尝试。于魁智一方面搞新戏创作,从《弹剑记》、《兵圣孙武》等一直到《赤壁》;另一方面为了推广传统艺术精华,还带着剧团出去演出,每年演出上百场戏。去年一年,于魁智甚至跑了全国三十七个城市。

于魁智每年都有带团外出演出的机会,“除了港澳台地区,还有欧洲、美洲以及非洲等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我们表演在当地都受到了很好的欢迎。”于魁智说,随着国家经济大发展和文化大繁荣,国家文化走出去战略的实施,外出演出的中国京剧演员们,也深切感到了骄傲和自豪,特别是有了艺术家过去从未有过的尊严感。

从艺四十多年的于魁智坦言,“作为党的十六大、十七大以及本届十八大的三届老代表,我认为大于光荣,作为我们这一代戏曲表演者,如何让国粹京剧等传统文化艺术继续传承下去,是我们必须继续思考的。”于魁智认为,未来京剧发展,在严谨、回归本真的同时,应融入新的艺术元素,让更多的观众朋友喜欢。

十八大会议期间,于魁智在分组讨论中说,扎实推进社会主义文化强国建设,对文化战线的建设和发展来说意义重大、影响深远。人民大众对于高品位高水准文艺作品的渴望和需求是文艺工作者创作的动力。京剧工作者要努力抓住机遇,在深化文化体制改革中不断前行,更要在拓展中华文化国际影响力上努力奋进,为中华文化的繁荣发展做出贡献。

王文华文化站站长

“王电影”到“王文化”

没有设备,他就四处“化缘”,寻求支持;没有老师,他就四处打听,寻找能歌善舞的热心人;没有场地,社区的一块空地就是舞台。

1982年,在电视机还没有普及中国的时候,高中毕业的王文华成了四川省富顺县的一名电影放映员,爬坡上坎、走村串户,为大家张罗着一场场电影。在那个年代,一声“王电影来了”,能够使沉寂的乡村沸腾得像过年一样热闹。

在富世镇文化站里,王文华曾经的“战友”——一部16毫米的胶片放映机,至今仍保存在仓库的一个箱子里。

1984年他被招聘为共和乡(今富世镇)文化站站长。面对贫瘠的农村文化生活,王文华觉得农村文化建设不是放几场电影那么简单,要繁荣基层文化,就得让百姓真正参与进来,不但会看,还要会“演”。

随着撤乡建镇,王文华开始着手建立社区文化队伍。没有设备,他就四处“化缘”,寻求支持;没有老师,他就四处打听,寻找能歌善舞的热心人;没有场地,社区的一块空地就是舞台。文化站有了这么一位能张罗的人,一支支舞蹈队、歌唱队、腰鼓队建了起来。

社区的文化活动搞起来了,王文华又惦记上了村里的父老乡亲。他用结对帮扶的办法将全镇14个社区按力量强弱和14个村配对,帮助建立农村的舞蹈队、腰鼓队,还时不时请来专业老师进行指导,通过参加汇演、比赛等方式来调动大家的积极性。现在,富世镇已经培育形成了腰鼓队、秧歌队、拳剑队、柔力球队、舞蹈队等十余支体育文化队伍,队员2400多人。“老百姓现在不叫我‘王电影’了,叫我‘王文化’了”。

十八大开幕前,王文华深入到老百姓和乡亲中间,摸实情、听民声、问民计,详细地把群众的所急所盼记录下来。王文华说,一是希望文化建设资金、设施能向西部地区倾斜;二是文化干部队伍培养机制还要进一步完善;三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力度还不够,要加强古街、古镇等实体文化的保护力度。

□专家点评

他们拥有更多话语权

中央党校教授林喆指出,文化界代表的参政议政,体现出党的开放性。林喆说,十六大以后,我们国家非常重视知识分子,包括文化界代表在内的知识分子,在我们国家越来越有话语权,他们在各行各业发出声音,的文化人士被提拔到领导岗位,国家对他们都很关注,他们拥有更多的话语权。此外,这些文化知识分子的生活有保障,受人尊重,这也是我们国家越来越强盛的表现。

新西兰座头鲸搁浅 揭秘世界上个记录鲸鱼搁浅现象的人
害怕担责无良司机撞伤女童将其杀害
广东省卫生计生委严厉打击涉医违法犯罪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