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新加坡学者西方和周边对中国民族主义充满偏

2018-11-06 09:21:22

新加坡学者:西方和周边对中国民族主义充满偏见

[军事:新加坡学者:西方和周边对中国民族主义充满偏见]:

民间民族主义能够导致国家间的纠纷和冲突,但民间是没有能力来解决他们所制造的国际纠纷和冲突的,终还是要求助于主权国家政府。

近年来,亚洲各国民族主义的崛起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不难看到,这一波民族主义的核心是对领土和领海的主权纠纷,也是一种古老的民族主义形式。

越南、菲律宾因为南中国海问题,经常发生针对中国的民族主义运动。韩国和日本两国就独岛(日本称竹岛)的主权纠纷,发展着针对对方的民族主义运动。中国则更是被视为这一波民族主义运动的核心,在所有亚洲国家中,中国和周边国家的领土和领海纠纷多,也发展着自己的针对各国的民族主义运动,刚刚发生的两岸三地的保钓运动就是鲜明的例子。中国也因此再次成为各国关切的对象。

亚洲勃发的民族主义使得人们对亚太区域安全深感忧虑。作为亚洲大国和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其民族主义向何处去,的确会影响整个亚洲的战争与和平。实际上,自从苏联解体和冷战结束以来,各国每时每刻都在关注中国民族主义的动向。尽管自从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官方一直在强调中国发展的和平性质,提出了 韬光养晦 和 和平崛起(发展) 等官方外交政策,但似乎更多的人趋向于相信,中国民族主义终会演变成往日的德国和日本民族主义,成为潜在的冲突和战争的根源。

不过,很荒唐的是,人们对中国民族主义研究越多,越显现出其对之存在着的根深蒂固的偏见。这些偏见不仅存在于西方尤其是美国,而且也存在于中国周边国家,尤其是那些和中国存在着领土(海)主权纠纷的国家。这些偏见至少表现在三个层面。

是意识形态层面。用意识形态出发来衡量民族主义,在民主国家为常见。简单地说,在民主国家看来,凡是发生在民主国家的民族主义是正常的,是民意的正常表现,而发生在非民主国家的民族主义则是不正常的,往往是权威主义政府动员的产物。因此,尽管中国、韩国、日本和印度都存在着民族主义,受谴责的往往是中国民族主义,而民主国家的民族主义不仅不受谴责,而且经常受颂扬。

第二是地缘政治和战略层面。在这个层面更多的是关乎战略利益。一些国家经常把发生在那些和自己国家有紧密地缘政治和战略利益的国家的民族主义视为正常,加以颂扬,而把发生在那些和自己国家有地缘政治和战略利益构成竞争和冲突的国家的民族主义视为不正常,加以谴责。这在美国和西方对待发生在中国、日本、韩国、印度、越南和菲律宾的民族主义方面,体现得很明显。

第三是道德层面。这个层面为普遍、直觉,几乎可以发生在一个社会的任何阶层。对民族主义作道德判断经常发生在大国和小国、强国和弱国之间。很简单,人们谴责大国、强国对小国和弱国的欺负,而颂扬小国和弱国对大国的挑战。民族主义领域也一样。

政府如何处理与民族主义关系

理论上说,民族主义要处理的就是自己和他者的关系,其的特点就是以为自己总是正确的,而他者总是错误的。在很多场合,民族主义既是对他者的偏见,也是对自己的偏见。因此如果处理不当,不仅会损害他者的利益,也会损害自己的利益。

经验地看,民族主义曾经在历史上导致了无穷的战争和冲突,既发生在主权国家之间,也发生在主权国家的内部。冷战结束之后,民族主义的这种趋势仍然在延续。

亚洲各国民族主义是否会演变成国家间的冲突甚至战争,主要取决于各国政府如何处理和民族主义的关系。民族主义或许不可避免,但民族主义所导致的冲突和战争则不是不可避免的,政府在其中扮演重要的角色。

就政府和民族主义的关系来说,我们可以把它们分成几类。

种是政府动员型。其中又可分为两种。一种是政府积极主动塑造民族主义。一些社会本来民族主义并不强,但政府为了达到自己的目标,动用各种方法和资源(例如组织和意识形态)来创造出一种自己所需要的民族主义。欧洲国家早期就是这样,民族主义动员的结果就是在强化了主权国家(认同)的同时,导致了国家间无穷的战争和冲突。二战前的德国和日本,政府也主动创造了具有很强侵略性的民族主义。另一种是民族主义在社会层面已经存在,政府或者政治人物为了自己的利益而诉诸于民族主义。

上海年会策划公司
护栏网
手机电玩城捕鱼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